布尔津县社会趣闻

您的位置:主页 > 金融新闻 >

粉丝追星催生“代拍”新业务 业界:此举或触犯法律-中

发布日期:2020-05-23 03:08   来源:未知   阅读:

  •   让明星愤怒的代拍有多疯狂?

      粉丝追星催生“代拍”新业务,业界提醒此举有可能触犯法律

      羊城晚报记者 龚卫锋

      以往接机、送机是粉丝应援的基本操作,但如今,一些粉丝为了省事、省钱、省力,居然频繁使用“代拍”??雇人帮自己拍照。久而久之,“代拍者”开了公司和网店,开始接业务:瞧一瞧嘞看一看,400元一套照片,加100元带视频喽!

      随着疫情缓解,狗仔队、代拍团队都出来活动了,跟踪明星行程、机场代拍等业务忙不停,最近连续有多位明星本人或工作室在社交平台公开投诉“非自愿曝光”??5月至今,就有四位明星出声控诉被追拍骚扰。

      “代拍明星”现象成为舆论关注焦点:什么是代拍?完成代拍要几步?代拍破坏公共秩序时怎么办?

      热现象 “新型狗仔队”肆无忌惮拍明星

      对于明星被“狗仔队”偷拍,人们并不陌生!但最近两年,“狗仔队”阵容突然变得庞大,拍摄手法也越发肆无忌惮??以前多数躲在暗处偷拍,而今却是毫无顾忌地对明星围追堵截,甚至快把镜头怼到明星脸上。

      2019年末,明星在机场被“新型狗仔队”明目张胆追拍的现象曾一度引爆舆论。去年11月5日,吴京在机场被数十个相机、手机狂“怼”,由于追拍者差点撞到孩子,吴京开口喝止:“不要撞到孩子。”没想到,拍摄依然继续,代拍者甚至在临走前与吴京道别,之后还洋洋得意地发微博。

      去年11月8日,网上出现了一段胡歌发飙的视频,视频中,胡歌指着拍摄的人训斥道:“再说一遍,别拍了啊,还拍?”视频中,相机快门声响很大。有人后来还原现场,当时有一拨人围堵着胡歌拍照。

      “新型狗仔队”的行动因为肖战的遭遇,获得了大范围关注。去年12月23日,肖战因为被“新型狗仔队”冲入机场廊桥围堵导致所乘航班延误,最后不得不通过工作室向航空公司及飞机上的乘客道歉。

      今年5月,随着疫情好转,“新型狗仔队”又集体出动了:5月9日,王一博怒斥:“半夜被陌生人敲酒店门,车上装跟踪器,到哪儿都有人无休止地跟。”5月10日,王俊凯工作室发文:“近日,有部分不理智的朋友存在跟车、追车、跟机,在王俊凯入住的酒店大堂和楼道聚集,甚至有在房间门口围堵等行为。”5月13日,杨幂的遭遇更将这种乱象推向风口浪尖:有人从恶意视角偷拍杨幂,并造成剧组混乱……

      新业务 代拍提供一站式刷关服务

      这拨“新型狗仔队”其实还有个名头??“代拍者”。最近的一波登上热搜榜的新闻,也让不少吃瓜群众发问:什么是代拍?

      “代拍”风潮的涌现与粉圈文化兴起密不可分。粉丝对于明星行踪的需求越发强烈,他们需要掌握明星的实时动态,获取最新鲜的照片和视频。于是,帮助粉丝获得这类信息的“代拍”业务应运而生,并且“产业化”。

      代拍人员分为以下几种:一是明星工作人员、特邀摄影师代拍;二是职业代拍,常年蹲守机场,以拍明星作为日常工作;三是粉丝兼职代拍,在其他粉丝无法到场的情况下,上阵追拍,提供小伙伴需要的资讯。

      其中,最常见的是第二种。有粉丝通过互联网买卖平台联系代拍者,“定制”他们提供的明星代拍业务。代拍业务通常伴随着各种不遵循规范的行为,例如常见的“机场代拍”,流程包括需求者下单、代拍者报价、代拍者“刷关”进场拍摄等环节。代拍行为往往会造成混乱,比如某些活跃在机场的代拍者,甚至先买票通过机场安检、见到明星拍摄后再退机票,这种被称为“刷关”的操作,不但影响公共秩序,还损害了机场和航空公司的利益。

      代拍照片的价格通常为几百元,如果需要视频,还要加钱。独家代拍照片的费用会更高,如果拍到明星CP照,那更加可以卖出高价。拿到代拍照片后,有的粉丝或自己默默欣赏,或无私分享到粉丝群、社交网络,也有倒手加价将照片卖给其他粉丝获得利益的。

      代拍和以往常见的“偷拍”行为有时会有重合,但大体上,偷拍多属于粉丝的个人行为,或狗仔队的团队行为;而代拍则带有强烈的商品买卖属性,粉丝下单购买代拍者拍摄的图片和影像。

      随着“追星产业链”的发展,即便粉丝不满足找人拍照、想接近明星,也不是难事。有的代拍者不仅能为粉丝提供明星一手身份信息,甚至可以充当粉丝见明星的领路人,完成“一站式”刷关见明星业务,价格从几百元到几千元不等。

      待解决 如何遏制破坏公共秩序的代拍?

      明星团队倡议

      去年因《亲爱的,热爱的》爆红的李现,最近就被跟踪偷拍私人行程。不过在遭遇偷拍后,其本人以及工作室、后援会的操作,被网友们称赞为处理这类问题的操作“指南”。

      5月13日,李现发微博表示,自己被跟拍者从散步的公园跟到了家门口:“当我回家的时候,竟然发现几个人在小区附近蹲守,他们发现我之后直接隔着马路掏出手机和摄影机对准我,一路大喊着我的名字跟拍。在我多次明确表示不要拍摄后,依然嬉笑追随,直到跟我到小区门口。”李现提醒跟拍者:“希望这些拍摄者可以不要一味为了赚取曝光而妨碍他人正常工作和生活,且此类跟踪拍摄和围堵行为严重时也会影响公共秩序和公共安全。尊重是相互的,请适可而止。”

      随后,李现工作室转发李现微博,表示:“我们拒绝并抵制一切非常规途径的拍摄,坚决维护每一位被拍摄者的合法权益。在此呼吁大家彼此尊重,互相理解,切勿触及底线!”

      5月17日,李现全国粉丝后援会发布《紧急联合倡议书》,向粉丝倡议:“禁一切私人行程相关。特殊时期禁接送机;抵制dy、ks等平台任何相关直播频道,不做无声的纵容;共同抵制代拍,拒绝购买传播路透信息,不关注,不传播,不观看;涉及以上内容微博一律超话屏蔽!”这波操作,获得了粉丝群体的响应,也收获了业内的好口碑。

      法律约束行为

      上个月,“代拍”闹出了一桩匪夷所思的事:4月24日,陈飞宇和罗云熙主演的古装剧《皓衣行》在横店开机,虽然拍摄现场已经做好了“防代拍”工作,拉了电网和绿布,但仍有大量代拍者聚集在片场周围,有人利用挖掘机、升降机抬高视角,也有人隐藏在草地中抓拍。剧组一度需要动用安保力量驱散代拍者,维持正常拍摄秩序。

      4月29日,《皓衣行》剧组在微博发布声明称:“在短短几天的拍摄工作中,大量代拍及私生闯入拍摄基地,擅自破坏剧组道具及布景,导致部分工种返工,拍摄困难加大,严重影响了全组工作进程。影视行业的良性发展需要你我共同维护,《皓衣行》剧组绝不提倡任何私生及代拍买卖行为。”

      从法律角度,目前“代拍”还处于商品买卖的“灰色地带”,但法律对于肖像权有相关规定。如果明星明确拒绝拍摄,但依然被拍摄者拍照并获利,拍摄者可能触犯了法律。根据《民法通则》第一百条:“公民享有肖像权,未经本人同意,不得以营利为目的使用公民的肖像。”

      此外,如果代拍者在代拍过程中影响公共场所秩序,可能会受到治安处罚。2018年7月,中国民用航空局下发《关于“加强粉丝接送机、跟机现象管理”的通知》,其中明确提出:严格内部人员管理,防止泄露知名旅客的行程信息;强化机场秩序维护,及时预警防范聚众扰序的发生;保障航班运行安全,杜绝粉丝机上扰乱秩序行为。通知中也提到,将对阻塞安全通道,堵塞登机口、机舱口、接机大厅出口等扰乱秩序的违规违法行为,从严从重处罚。 【编辑:朱延静】